<ol id="hwsqx"><output id="hwsqx"></output></ol>
    <optgroup id="hwsqx"><li id="hwsqx"></li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hwsqx"></optgroup>
    真山真水:浙派园林造园特色
    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27 09:55   来源: 城市怎么办

    明清时期的杭州私家园林是浙派传统园林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展现了中国风景式园林艺术的最高水平,荟萃了我国园林的精华,本文以明清杭州私家园林为例,通过杭州与苏州传统园林造园背景和造园要素的对比,展现浙派传统园林的艺术特色。

    造园背景对比分析

    (一)地理环境

    1.河港交错的苏州

    苏州,古称吴,位于江苏省南部,古城内地形平坦,低山丘陵零星散布在城郊;境内河港交错,湖荡密布,长江和京杭大运河贯穿市区,据统计,苏州全市水域面积占城区总面积的42.5%,是名副其实的“东方威尼斯”。与此同时,苏州城内人口众多,密度较大,明清时期被称为全国人口第一府。苏州的私家园林多建于古城之内,一般面积较小,四周高墙围合,呈内向封闭的特征。

    2.湖山环绕的杭州

    杭州,位于浙江省北部,地势整体西高东低,山林和平原地貌相互耦合。杭州古城三面环山,一面临湖——西湖,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,钱塘江水系在城南外自西向东奔腾而去;西湖群山之中树木资源丰富,植物种类繁多,山泉遍布、怪石嶙峋,构成了独特的“三面云山一面城”的自然景观。可见,就自然风景而言,杭州的湖光山色较之苏州更胜一筹,且杭州的私家园林多散布于西湖之畔、群山之中,接纳自然山水景色,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    (二)经济环境

    1.士绅集中的苏州

    清初时,江南一省的赋税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。苏州作为江南巡抚驻地,经济更是繁荣昌盛,有着“鱼米之乡”、“天下粮仓”的美誉。资本主义的萌芽,更加促进了苏州手工业的发展,如刺绣业、雕刻业、棉纺织业等都在全国位列前茅,优渥的经济条件为苏州私家园林的繁荣奠定了基础。与此同时,苏州文人士大夫众多,据统计,自隋代开始科举考试以来至清末废除科举制度,苏州地区有记载的获得文、武进士科第一名(俗称“状元”)的人物,共计60位,其中文状元55位、武状元5位,数量之多遥居全国各城市首位,苏州也因此被誉为“状元之乡”。这些文人士大夫辞官返归故里后,带回了大量财力物力,实现了他们自身营建园林的理想。

    2.外客云集的杭州

    明清时期的杭州与苏州并称江南地区两大都会,杭州是明清时期浙江省的首府,经济同样繁荣昌盛。以杭州为中心,把来自全省的商品“湖之丝,嘉之绢,绍之茶之酒,宁之海错,处之磁,严之漆,衢之橘,温之漆器,金(华)之酒”,通过京杭大运河、对外贸易口岸输送到全国、乃至东南亚各地。正如明万历《歙志》卷十《货殖》所说,杭州是与两京、广州等并列的全国大都会之一,而苏、扬等则列为次等都会。除了富庶的商品经济,明清时期的杭州还有繁盛的旅游业,大批的文人骚客、商贾等不同社会阶层的人游历、经商至此,被这里的湖山美景和良好的社会环境所吸引,选择在此定居,从而形成了杭州外客云集的局面,这为杭州私家园林发展提供了充足的人力物力基础。

    (三)人文环境

    1.精雅宁静的苏州

    明清时期的苏州在全国文化领域处于中心地位,人文荟萃,名贤雅士辈出,绘画、书法、篆刻流派纷呈,各有千秋,戏曲、医学、建筑自成一家,独树一帜,苏绣、木刻闻名中外,技艺精巧至极。其中兴于明中后期的吴门画派在长达150多年的时间内占据了当时画坛的主位,其风格重传统,文人气息浓重,温和、平静、雅致,一如明清苏州私家园林的粉黛色彩,淡雅、清丽、意境深远;而吴学以专、精而著称,有“无吴、皖之专精,则清学不能胜利”之说,与苏州私家园林的纯粹性与精致性息息相关,成为孕育和构成园林风格和审美趋向的隐性土壤。

    另一方面,苏州文风甚炽,文人众多,这些文人作为私家园林主人的重要组成部分,思想上深受儒、道、释三家的影响,具备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儒家意念,“虚静、恬淡、寂寞、无为”的道家义理,以及“圆融通达”的释家宗旨,综合而成“仕隐齐一”的中隐情怀,他们将这种隐逸思想寄托于城市山水园林,寄情于景,借景抒情,从而收获精雅而宁静的生活。

    2.大气自然的杭州

    作为南宋的都城,杭州的文化在南宋时期到达了顶峰,明清时期延续了繁荣发展的状态。浙派绘画、诗歌、盆景、篆刻、古琴等都各具特色、影响深远,阳明“心”学、浙东学派、永嘉学派等百花齐放。其中作为明前中期中国画坛重要的流派——浙派绘画,题材以山水画为主,风格雄健、简远,与擅长用真山真水来丰富园林景色的杭州私家园林一脉相承,再加上南宋园林风格的影响,杭州私家园林较之苏州多了份源自自然的朴实。

    此外,杭州直至明清时期还深受南宋理学的影响。宋代以朱熹、程颐为主导的理学思想提倡“客观唯心主义”,认为理是世界的本质,主张“格物致知”。到了明代,王阳明延续了陆九渊“心即是理”的思想,提倡“致良知”,鼓励人们从自己的内心出发去寻找真理。无论是程朱理学还是阳明心学,都注重一个“理”字,受这种思想的影响,杭州的私家园林也有了更多理性的思维,整体风格精致与大气并存。

    (四)历史环境

    1.源远流长的苏州

    苏州历史上是春秋时期吴国的都城,吴文化发展兴盛,私家园林起步较早,东汉年间吴大夫笮融的居所——笮家园是已知最早的私家园林。魏晋时期,随着江南地区生产力的发展以及北方士族南迁,吴地民风的渐变,由原来的“尚武”转变为“尚文”,士大夫阶层发现了江南的自然山水之美,以辟疆园为代表的苏州私家园林由此兴起。到了隋唐,苏州私家园林基本仍承袭六朝以来的遗风,形成城内私园与城郊别业两种形式。宋元时期,中国经济、文化重心完全南移至江南一带,吴地“尚文重教”的文化精神自此形成,文人造园风气渐长,将隐逸山居的纯朴、雅致引入城市宅院,为明清苏州文人园林的全面发展奠定了基础。

    2.积淀深厚的杭州

    由于苏杭地理位置相近,且吴越文化同根同源,同受吴越文化影响的杭州私家园林发展历程与苏州相似。但自东晋灵隐寺的修建拉开了西湖园林营建的序幕,这一山水园林的营造方式一直被传承下来,又有白居易、苏轼等人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、描写西湖美景的诗文,紧挨着杭州城的西湖就成为杭州私家园林营造的不二场所。尤其是南宋时期,杭州作为都城,造园异常兴盛,各类园林均沿西湖及西湖周边群山中建造,形成自然、清丽、雅致的风格,这其中的造园手法对明清杭州私家园林的营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    造园要素对比分析

    (一)选址

    明代造园家计成在《园冶》中将园林选址分为6类,即山林地、江湖地、城市地、村庄地、郊野地和傍宅地。苏杭两地私家园林在选址上各不相同,苏州私家园林多选址于城市地,而杭州私家园林多选址于山林地和江湖地。

    1.明清苏州私家园林的选址

    苏州城区内地势平坦、水系众多,人口密集,车马喧嚣,为了适应这样的城市地现状,造园者通常将园林造于城中偏僻处或是在园林四周竖立高高的围墙,再辅以茂林修竹,以此闹中取静,同时利用现有水系,园内设置各类水景。

    2.明清杭州私家园林的选址

    杭州西湖风景区举世闻名,优美的湖光山色吸引人们在此定居造园。自唐宋以来,杭州私家园林的选址大多是位于西湖边的江湖地,或者是周边的山林地,明清时期延续这一做法。这其中江湖地最为讨巧,计成在《园冶·相地》篇中写道:“江干湖畔,柳深疏芦之际,略成小筑,足徵大观”,杭州西湖边的私家园林即是如此,借西湖的山水之姿,只需稍加雕琢,即可塑造丰富的园林景观。山林地是园林选址的最佳选择,杭州私家园林依西湖群山而建,力求园林本身与外部自然环境相契合,园内园外浑然一体。据不完全统计,明清西湖周边私家园林有不下130处,如被誉为西湖池馆中最富古趣者的郭庄,位于西湖西岸卧龙桥畔,东濒西湖,临湖筑榭,最大限度将西湖美景纳入园内;又如清乾隆西湖二十四景之一的小有天园,顺应地势筑于南屏山北麓慧日峰下,背山面湖,西临净慈寺,北临夕照山雷峰塔,将西湖十景“南屏晚钟”、“雷峰夕照”尽收其中。

    (二)筑山

    中国传统园林的筑山讲究的是以自然为师,再现真山的艺术性。明清苏杭私家园林在筑山手法上大体相同,且筑山的过程也都注重因地制宜,但是在筑山所用的石料、筑山的规模和形式上还是存在诸多差异。

    1.明清苏州私家园林石材的选择与筑山特色

    苏州紧邻太湖,而太湖盛产太湖石,因此,苏州私家园林中假山所选的石料通常以太湖石为主。太湖石的选择条件极其严苛,除了按照通常所说的“瘦”、“皱”、“露”、“透”的标准来选以外,还要求形态优雅,气宇非凡。除了太湖石,苏州私家园林还偶以黄石作为点缀,除此以外,几乎不用其他种类的石材,这样单一的用石特色使得苏州私家园林具有一种整体感,显得十分纯粹。

    苏州私家园林中筑山形式比较丰富,常见的有堆山、叠石、石峰、点石等形式,其中,石峰和叠石假山运用尤其之多。一般而言,最为上等的太湖石料常用来作为石峰,如著名的留园三峰,主峰“冠云峰”刚柔并济,形神兼具;“岫云峰”孔洞密集,形似蜂巢;“瑞云峰”轻巧灵动,纹理明晰。较为普通的太湖石则用来叠成石假山,可大可小,造型各异,如环秀山庄中的石假山,采用“拼镶对缝”的叠山手法,石缝间用灰浆填补,形成的假山整体性强,浑然天成。

    2.明清杭州私家园林石材的选择与筑山特色

    杭州距离太湖相对较远,私家园林中所用的石材品种则更加丰富,除太湖石外,还有广东的英石、安徽的宣石等,更加因地制宜的是,直接运用山中原有的石头进行造景。这也体现出杭州包容的城市氛围。

    在筑山方面,杭州私家园林内石峰较少,除了“绉云峰”外,少见大型的具有整体感的独块石料,而是多采用太湖石等小块石料堆叠而成假山,或是用“点石”的手法,结合植物配置零散布置一些石块,这类筑山手法与苏州私家园林类似,而不同之处在于部分杭州私家园林直接借助山林地内的山石群、洞穴、深岩、峭壁,稍加整理便作为园林内的山石景观,自然而富有野趣,这也是杭州私家园林的独特之处。如芝园的大假山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人工假山溶洞,假山上有三座楼阁,下有“悬碧”、“皱青”、“滴翠”、“颦黛”四个小溶洞,四通八达的小道,忽明忽暗、弯弯曲曲,有灵隐飞来峰之意象。而位于呼猿洞旁的青莲山房,背倚莲花峰,架于曲涧之上,峭壁掩映,无丝毫人工掇山叠石,却将真山真石景观尽数纳入园中,风格各不相同。

    (三)理水

    园林无水不活,水是园林的灵魂,故造园就离不开“理水”。理水一般有两种形式,一种是对原有自然水体进行利用和改造,另一种是在没有水的情况下引泉凿池,人工开挖水体。苏杭私家园林的理水方式也不外乎于此,但在细节处理上还是存在诸多不同。

    1.明清苏州私家园林中的理水

    苏州全城水网密布,丰沛的降水形成了苏州较高的地下水位,这样的地理条件给私家园林凿池引水创造了良好的条件,因此,造园者通常利用原有水系,采用大面积水体营造开阔的空间形态,弥补高墙围合所带来的沉闷氛围,形成一股自由清爽的气息。同时,水的形态被设计成涌泉、溪流、瀑布、静水面等多种类型,水体四周布置各式建筑、假山、花草树木,形成山水环绕的画面,使园林格局散中有聚,变化多样,营造宁静安稳的意境,如拙政园的理水。

    2.明清杭州私家园林中的理水

    明清杭州部分私家园林理水方式与苏州相似,但喜好最大限度借用西湖的真山真水,且驳岸类型更加多样化、带有当地特色。如郭庄,园林东面整体面向西湖开放,临湖处有码头,布置了乘风邀月轩、景苏阁等平台休憩空间,又引西湖水入园,由“两宜轩”分为南北两片水体,南面是模仿自然形态而建的“浣池”,池岸曲折蜿蜒,池边太湖石堆砌,与苏州私家园林理水形式十分相似;北面则是形态规则的“镜池”,池岸由石板堆砌,规则整齐,干净大气,陈从周老先生称之为绍兴风格,实为延续了南宋的理水特点,水面更加开阔。

    还有部分私家园林建在西湖周围山林之中,理水的过程中常会用到山泉和溪流,由于地势的局限性和出于保留自然的原真性,一般不会进行人工大水面的开挖,水景的设计也就不同于苏州私家园林,没有起到统领全园的作用。

    (四)建筑

    园林中的建筑常常作为景观节点,既可作为景观被人观赏,又可在此欣赏建筑之外的风景,因此,园林建筑自身不仅要具有美观性,还要具有一定的实用性。明清苏杭私家园林中的建筑都为典型的江南园林建筑风格,但在布局、色彩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异。

    1.明清苏州私家园林的建筑布局

    明清苏州私家园林建筑布局的一个典型风格为自由散逸,尤其是在规模比较大的私家园林中,往往会采用这种平面布局形式,大多数的建筑分散布置在水池边、假山树林中,每一处建筑都是一个独立的景点,相互之间却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;而在规模较小的园林中,向心式的建筑布局更为多见,如留园。

    2.明清杭州私家园林的建筑布局

    杭州私家园林中的建筑也存在向心式布局形式,如郭庄浣池区域,但相对苏州私家园林而言,杭州私家园林大多不分布在城中,用地较为宽裕,故建筑布局也较为疏朗,又有选址于山林地中的私家园林,由于原有地形较为丰富,故建筑多顺应地形,采用高低错落、自由分散的布局方式,多是哪处景色优美、视野佳,便布置在何处,并不一定围绕着水系而分布,如明代的快雪堂,清代的小有天园、留余山居、俞楼、紫阳别墅等皆是如此。特别是吟香别业,位于孤山东部,园林东面临水,又挖方池引西湖水入园内,通透的水榭长廊筑于方池与西湖水之间,既沟通了园林内外空间,更将园景由园内引向园外,园林范围被无限扩大,园内建筑布置较为自由,散置于平坦地形处,隐约形成南北两个院落空间,南院落接方池,点缀有几株古树,疏朗开阔,北院落以竹林为背景,安静舒适,又有小路通往后山,山腰处又筑有亭,既可纵览全园,又可赏西湖东侧美景。

    3.明清苏州私家园林的建筑色彩

    明清苏州私家园林主人受儒家“中隐”理论、道家“清静无为,道法自然”思想,以及当时吴门画派“墨到为实,飞白为虚”作画风格的影响,园林中建筑的色彩为典型的“粉墙黛瓦”,建筑和围墙墙面通常为纯白色,瓦片、房梁皆为青黑色,木柱也被漆上深色的漆,来营造纯粹的黑白色彩,他们认为黑与白是最为清高脱俗的两种颜色,以这两种颜色来粉饰建筑,才能营造出他们心中恬静悠闲,适合修身养性的理想宅院。

    4.明清杭州私家园林的建筑色彩

    明清时期杭州私家园林建筑的整体色调亦是以黑白两色为主,形成原因与苏州私家园林基本一致,但是杭州私家园林的建筑并不会追求纯粹的黑白,多会保留一抹自然的颜色。一方面,这是因为杭州私家园林始终受西湖自然山水的影响,更多呈现出自然山水园的质朴面貌;另一方面,明清时期的杭州受南宋及浙派绘画的影响,讲求雄浑大气,质朴天然,少了一些人为艺术的加工。

    (五)植物配置

    古人说:“山借树而为衣,树借山而为骨,树不可繁,要见山之秀丽;山不可乱,须显树之光辉”。明清苏杭私家园林植物配置都体现了师法自然的核心理念,遵从适地适树、植物多样性和景观艺术性的原则,但在配置手法上有细微的差别。

    1.明清苏州私家园林中的植物配置

    苏州私家园林中的植物配置讲究繁而精,一草一木,皆追求精致完美。在苏州的大型私家园林中,树木、花草、藤蔓类植物加起来一般会有200种以上,中小型私家园林中植物种类也会达到40~80种。而且这些绿色植物并不是简单堆叠在一起,而是基于高水准审美上的艺术配置,造园者需要考虑植物的生长规律和季相特点,搭配出的植物景观要做到高低错落,疏密有致,四时之景各有千秋。

    另外,苏州私家园林植物配置方式与吴门画派息息相关。吴门画派在山水画上成就突出,作画时强调笔触表达的情感,有时用枯墨的形式表现一棵枝干苍虬的老树,有时用细腻的笔法来表现一株山中兰花,这种作画风格运用到园林植物配置中,当以植物作为主要景点时,往往采用孤植手法,这是最能体现植物本身形态的一种配置方式;当植物作为衬景存在时,常常采用丛植的配置手法;当植物作为主题景观的背景时,会用到群植的手法,同种植物的群植可以将植物的纯林景观发挥到极致,多种植物的群植则可以展现各类植物的不同姿态,营造出类似自然山林的景色,就像一幅泼墨山水画,飘逸自然。

    2.明清杭州私家园林中的植物配置

    相比苏州而言,杭州西面山林遍布,植物资源丰富,奇花异草繁多,在植物配置上存在得天独厚的优势,可就地取材,多用乡土树种。另一方面,杭州自唐宋起,园林的营造多重视植物造景,尤其是南宋时期,作为南宋园林精华的所在地,其园林内部多以植物为主要内容,讲求种类多样、成片栽植、形式自然。明清杭州私家园林承袭南宋的植物营造手法,园中的植物种类与苏州私家园林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,基本的配置手法如孤植、丛植、群植等都与苏州私家园林大体一致,但尤为关注片植。由于私家园林面积的局限性,这些片植的植物不一定位于园林内部,多是在园林周边,且不多加修饰,追求的是整体效果,成片植物景观又被借入园林内,使得园外与园内景色浑然一体,园中景致被无限放大,营造出宁静深邃的意境。如西湖湖畔的私家园林,常借景西湖内的大片荷花,无形之中增加了园内景观的丰富性,而山林中的私家园林常常直接利用周围成片的山林景观,在林中筑亭、廊等游憩建筑,似乎整片山林都被纳入了园中,园林的范围被极大拓展开去。

    浙派园林造园特色总结

    明清苏杭私家园林的差异来源最主要是地理环境不同,从而直接造成两地园林选址不同,进而影响到两地的造园手法产生互异,其中选址于山林地的杭州私家园林造园手法可谓自成体系,极具特色。

    从上面的分析可知,浙派园林大多依托于浙江美丽的自然山水,以丰富的文化艺术为内涵,不同的生态环境为骨架,融合绿水青山,彰显地域文化,形成“包容大气、生态自然、雅致清丽、意境深邃”的造园特色,凸显了天人合一的生态观和价值观,成为东方生态美学思想的杰出代表。

    浙江理工大学风景园林系副主任、浙江省浙派园林文旅研究中心主任 陈波博士

      作者:  编辑:陈俊男
    五分快3 四川话骂人 | 粤语骂人 | 纹身说法讲究顺口溜 | 滚刀录音 | 琼瑶 反击 | 圣经是谁写的 | 重庆红衣真相大白 | 狗篮子是什么意思 | suck it为什么是骂人话 | 夹春卷 | 中国最牛军长砸店图片 | 四川话毛线是什么意思 | 砸酒店的军长是谁 | 古宁村万人坑 | 食人树图片吃人图片 | 搞笑作文大全笑死人 | 套词散磕100句 | 骂人垃圾用英文怎么说 | 松花江坠龙事件 | 贱婊求辱骂 无下限 |